从零开始的恋爱41(安雷)

🐴

梵瑛🌻: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高中校园,OOC

青春恋爱剧,狗血言情慎入

安迷修X雷狮


下一章就是你们期待的甜!快进入尾声啦




41.


又一个学期结束了。


高二下半学期即将迎来高考科目的分班,安迷修选了历史,雷狮选了化学。今天是他们最后一天坐在一个班级里,等过了年,他们将分道扬镳。


雷狮依旧感冒着,病恹恹地趴在桌子上,他的鼻头通红,每隔几分钟就要小声的咳嗽。那天淋完雨之后他就得了重感冒,高烧了三四天,他硬撑着没去医院,结果某天他父亲回家就看到雷狮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母亲被这阵仗吓到了,匆忙从美国飞回来,打算直接待到过完年再回去。


雷狮的母亲挑了没人的时候和雷狮谈心,她的三儿子安静淡定到有些可怕,没有了电话里的气势凌人,坐在床上满不在乎地说不是因为安迷修,只是着凉了而已。但问他是不是分手了,又蓦地没了声,欲盖弥彰地扭过头。


久经沙场的女性哪会看不出他的异常,叹了口气帮自又倔又高傲的儿子整理散乱的头发,雷狮没躲开,嗓子被咳哑了,说话时带着沙沙的叠音。


“还没分,只要你不给我添乱就没事。”


“瞧你这话说的,”女人眨眨浓密的长睫毛,笑着脱下手套抚上雷狮的脸,“我要是真想逼你们分手,你觉得会这么简单么。”


雷狮细不可闻地哼了一声,拍打开那只保养得娇嫩如花的手,懒得吐槽没你搞事哪会闹这么大,但心底又知道即使没有这次的事,他和安迷修迟早也得过这一关。


女人看着有些萎靡的儿子,说不心疼都是虚话,她最后揉了揉雷狮的偏凉的手,蹙着秀丽的眉头劝他好好睡一觉,雷狮嫌她烦,随意地嗯了一声后抱着手机躺会被窝里。


 


老师在点评期末考卷,雷狮的咳嗽声不大,可在寂静的环境衬托下显得格外突兀,安迷修听他咳了一整天,好几次没忍住想回头劝对方回家休息,别再折腾了。他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黑板上,笔下的字迹歪歪扭扭,连他自己都没看懂。


过去雷狮也没少因为小毛小病请假不来学校,有一次恰好遇上电竞联赛决赛,他以扭了脚为由请假,安迷修黑着脸站在班主任边上,怀疑昨天下午和自己打球的雷狮怕不是个替身,他铁面无情地向老师揭发了雷狮的装病,第二天被雷狮在体育课上拿篮球教训了一顿。


而这次雷狮病得那么重,却还是坚持着来学校,安迷修看着他难得一见的认真样,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只想把雷狮抬回家里去让他好好休息。


“再过一个小时有分班前的家长会,冬季天黑得早,快回家吧,祝你们都过个好年。”


班主任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在下课铃声准点打响时结束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堂课,安迷修喊了一声起立,带领全班学生给他们的班主任致谢,雷狮摇摇晃晃地站着,等老师离开后扑通一声倒在座位上。


安迷修停下了理书的手,抿了抿嘴,终于还是没忍住回过头去看无精打采的雷狮,对方打了一个喷嚏后捏着通红的鼻子把空荡荡的书桌里最后几本书扫进书包里,他无视掉还想说些什么的安迷修,招呼着站在后门处的帕洛斯他们一起去撸串。


安迷修想说你都感冒成这样了别吃辛辣的食物,但话到喉口却想不到该怎么说出口。飘着两条头巾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安迷修至始至终像尊雕塑一般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将雷狮忘在椅背上的围巾叠好了,放进自己的书包里,等有机会再还给他。


他能以雷狮的什么人的身份来管束对方呢。


凯莉挽着安莉洁的手,约她一起去吃学校对面的咖啡店的新菜单,笑嘻嘻地说冬天就应该喝奶茶吃甜点。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走光了,只剩下安迷修一个人端坐在位子上。


拿好资料的班主任又一次走回了教室,她看了眼仅剩下的学生,疑惑地朝安迷修走来。


“安迷修,这次还是自己参加么?最好还是让家长来……”


“爷爷最近几天腿脚不便,不麻烦他了。”


老师点点头,惋惜地看着这个懂事又乖巧的男孩,前段时间的流言她也有所耳闻,还好澄清得及时,没影响到他的评价。但师生恋的事还是在悄悄地被大家讨论着,安迷修不惧怕琐碎的质疑声,令老师们刮目相看,平心而论他们也不相信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会在初中和实习老师谈恋爱。这小子平时身边连个固定的女生都没有,关系较好的都是男生,没有一星半点会早恋的迹象。


班主任和安迷修在高三的志愿上讨论了一会儿,安迷修希望能留在本地,毕竟他家境一般,爷爷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每周末能回家最好不过。班主任觉得他可以拼一把去挑战下首都的两所名牌大学,他有天赋也肯努力,进一步海阔天空。


安迷修遗憾地拒绝了这个提议,老师也不逼他,隐晦地暗示他再不把某个流言击破,可能会影响到他的保送名额——学校可不想自己送出去的学生名声不好,后头等着求这个名额的人多了去,别因为一些小事影响你的前途。


安迷修对老师的好意表示了感谢,犹豫了几秒要不要把当年的事实说出来,毕竟已经给很多人造成了麻烦——帮他去寻找人证物证的雷狮、暗中帮他在学校里平复流言的凯莉、还有许多其他人。


细长的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制止了准备开口的安迷修,他和老师一同看向后门,迎接第一位到达的家长。


安迷修看清女人的眼睛的下一刻,就猜出这位是雷狮的母亲。雷狮和母亲有着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睛,眼角上挑的弧度、又长又翘的睫毛,还有晶莹透亮的紫色眼眸。


女人看见了安迷修,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她对着老师简略地打招呼,接着仪态万方地朝安迷修走来。


“我一直想见你一回,没想到今天倒是见到了。”


“初次见面,雷狮和我提起过你很多次,能干的好班长安迷修。”


女人款款地对安迷修伸出手,含笑看着拘谨的大男孩僵硬地握住自己的手,她瞄了一眼走回讲台的老师,收回手的同时小声地对安迷修说。


“不想和我谈谈你和雷狮的事么,小男朋友。”


 


雷狮是被饿醒的,他嗅着厨房里传来的食物香味,挣扎着从软绵绵的床里爬出来,头已经不疼了,但是鼻子还塞着,说话瓮声瓮气,难听地要死。


闹钟上的时间的时针指在7字上,雷狮在一片漆黑中摸着家具慢慢走出了房间,他打着哈欠询问保姆阿姨今晚吃什么,意料之外地没获得回应。


雷狮搭着扶手一截截楼梯往下走,在餐桌上看到了正在对着笔记本电脑打字的母亲,对方没空理他,肩膀上夹着一支手机,语气冷淡地责骂着出了差错的手下。雷狮环视了一圈,将目光锁定了飘着热气的厨房,他靠在门框上哑着嗓子问里面忙碌的人刚才怎么不回话。


“雷、雷狮?”


安迷修震惊地回过头,手里的汤勺叮的一声敲在锅壁上,买完缺少的调料的阿姨提着塑料袋从侧门走进厨房,看着两个大眼瞪小眼的男孩子,一抬胳膊把他俩一同赶了出去。


忙于工作的女性没空搭理两个闹别扭的男孩,她叮嘱阿姨不要做辣的菜,最近自己皮肤状态不稳定,吃点清淡的就好,雷狮也吃不了辣。


说到这个话题,安迷修猛地惊醒,询问雷狮怎么没和帕洛斯他们一起去撸串。


雷狮缩在沙发里抱着一个抱枕,堵着鼻子闷闷地说吃不了,胃痛。安迷修闻言皱起了眉,帮够不着水杯的雷狮倒了杯温水,雷狮偷看了一眼正在冷笑着骂人的母亲,接过温热的玻璃杯。


做完这一切后,两人间又陷入了沉默,雷狮懒得先开口,他还在生安迷修的气,自然不会先低头。安迷修坐立难安地回头看邀请他来家里做客的女主人,对方并没有放他离开的打算,眯着眼睛警告般地扫了他一眼,安迷修背后一凉,乖乖坐下继续心神不定地看新闻联播。


雷狮揉着自己空荡荡的胃,温热的水舒缓了他的不舒服,但是加重了他的饿感,他伸手想去拿茶几上的薯片,却被安迷修塞了一包苏打饼干。


“你胃不好吃点这个,别吃太多过会儿晚饭吃不下了。”


雷狮忍了半天,最终还是对着安迷修翻了个白眼,越过他的手去够那包烧烤味的薯片,安迷修不依不饶地把饼干丢进他怀里,摁下了雷狮的手。


“安迷修你什么意思?”


“关心你的胃,你又不会照顾自己。”


安迷修看了眼雷狮因为生病而格外苍白的脸色,病得头重脚轻的雷狮嗤笑一声,把自己摔回沙发里,将就着拆开了苏打饼干吃了一片。由于鼻子还塞着,清淡的味道他几乎吃不出来,吃了两片后就没了兴趣。


“你什么时候走,别告诉我你要留在这里吃饭……”


“安迷修是我请的客人,雷狮。”


雷狮无声地抱怨母亲多管闲事,安迷修不想再母子矛盾中插嘴,装作没听见的模样,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里的时事新闻。雷狮瞧着他这幅一本正经的德行,心里就来气,他把抱枕丢到安迷修脸上,跨过对方的腿朝餐桌的方向走。


“可以开饭了。”


忙得焦头烂额的女性松了口气,她终于处理完了篓子,把笔记本电脑一合,放回了公文包里。


安迷修和雷狮面对面坐着,雷狮低头玩手机,安迷修微笑着和雷狮母亲聊学校里的事,放在膝头的手无所适从地虚握成拳。


一顿饭吃得很快,雷狮吃了几口就没了胃口,抱着手机靠在椅背上打游戏,雷狮母亲的胃口不大,吃完甜点后拿着面小镜子补口红,。安迷修作为客人自然不敢太张扬,吃到七分饱便放下了筷子,他琢磨着该怎么提出离去的请求才会显得自然一些。


“行了,”女人放下镜子,挥挥手示意阿姨回避,接下来的话题可不能被对方听见,“你们两个准备逃避到什么时候去?安迷修,我和你实话实说,是我出手查的你,也是我散布出去你初中的信息。”


安迷修没被这个消息震到,他直视着女性长辈的眼睛,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我大概猜到了,但是我不明白您这么做的用意。”


女人点燃一只香烟,夹在两根细长的手指间,对着烟灰缸轻抖烟头。


“我想让你们要么痛快地分手,要么坚定地走下去。”


雷狮那儿忽然没了声,他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脸疲惫的母亲。


“现在看来,我儿子比我想象地要喜欢你,实话说,我挺欣慰的。”


“但是我居然看不透你,安迷修。”


女人吐出一口烟,似笑非笑地看向依旧镇定自如的安迷修。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安迷修的双手紧抓裤子,他定了定神,闭上眼,懈了手上的力气。


“我把选择权交给了雷狮,我希望他来决定这段感情到底该继续,还是终止。”


“是我对不……”


“你哪儿对不起我了?”


雷狮咄咄逼人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他拍桌站起,阴着脸绕过母亲走到安迷修面前。


“你真的和她在一起过?真的你追的她?”




tbc.

评论
热度(1425)

© 被掏空钱包的莫可可 | Powered by LOFTER